瀏覽人數:00165873
親密暴力 情何以堪!

親密暴力 情何以堪!

「慎選對象、和平分手」年輕人的愛情功課2014-11-06 11:26

文/覺妙地明

社會情殺事件頻傳,讓戀愛中的情侶惶惑不安,萬一分手,暴力是否會發生在自己身上?社會人心出了什麼問題,究竟我們應該做些什麼,讓悲劇不再發生?
許多年輕人並不是因失戀而難過,而是無法接受情感上被人拒絕。「如何去愛人、如何談分手」,兩性情感教育不容再忽視,從國小到大學都應納入課綱,重新教育下一代。 

【社會焦點-媒體篇】

媒體不應過度報導

各家新聞為了爭取收視率,常常會過度報導;最常見的,就是把一些不相干的人牽扯進來,增加故事情節的複雜性,讓觀眾如同看連續劇一般地追逐後續報導。

文/謝明媛

媒體在今日社會可說是無所不在,不管發生大小新聞,只要透過電視、網路的傳播,立刻大街小巷人人皆知,而且對報導內容幾乎照單全收;由此可見媒體的力量之大。

媒體追腥羶 報導複雜化

數月前,台北街頭發生台大畢業生張彥文的恐怖情殺事件,在電視新聞、評論節目、網路、雜誌、周刊等各類媒體的大肆報導下,一時間鬧得沸沸揚揚。而為了吸引更多閱聽者的目光,這些報導難免也會過度渲染。對此,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新聞學系副教授江靜之表示,一般媒體都很喜歡對事件進行「歸因」,也就是去判斷新聞主角的行為動機,但這種歸因往往都缺乏背後的結構性成因。

 「以張彥文的事件來看,」江靜之說,「因為他愛打電動玩具,所以被媒體封為宅王,可是作了這樣的歸因之後,對於其他相對要負責的部份就被忽略了,這是媒體所犯的錯誤之一。」

 另一方面,各家新聞為了爭取收視率,常常會過度報導;最常見的,就是把一些不相干的人牽扯進來,增加故事情節的複雜性,讓觀眾如同看連續劇一般地追逐後續報導。江靜之在分析這件新聞事件時提到,「後來媒體一直爭相報導那位去幫女主角搬家的男性友人,刻意製造她劈腿不忠的假象,只為了要讓觀眾追逐劇情,增加收視率。但對那位男性友人而言,是何其無辜?」

 「比方某家新聞台曾因報導學運,引起很多年輕人的反感,進而不願再看他們的新聞。也許目前該新聞台覺得收視群還在,並不受影響,但未來10年後,當這群年輕人成為收視主力時,可能就不妙了。」江靜之認為,如果要長續經營,主事者最好在注重收視率的同時,也看看自己對社會的公信力是否下降,在兩者之間求取平衡。然而媒體為什麼要這麼作?江靜之認為有幾個因素,第一當然是收視率,這是在商業結構的體制下,各家新聞台不得不依循的標準。但她提醒,媒體除了廣告收入,其實也受到社會的影響。

第二,她發現很多年輕人也在網路上發布新聞,也就是所謂的公民新聞,她覺得這是未來很重要的消息來源。

 「雖然現在很多媒體也有網路或影音新聞,但都只是把傳統媒體的內容轉載過來而已,並沒有真正達到網路新聞『廣納各方意見及不同觀點』的目的,或是更多元地報導這些事件。我覺得未來媒體可朝這個方向來努力。」江靜之說。

綜藝戲劇也有新聞教育責任

   那麼,當社會都在談論情殺事件時,我們又該如何看待情殺問題呢?江靜之認為,這不只是新聞媒體的責任,其他不同型態的媒體節目也應該責無旁貸。比方有些綜藝節目或連續劇,常常會為了效果,而去欺負或取笑一些比較弱勢的角色,讓觀看這些節目的觀眾(特別是孩童)認為這樣的行為是對的,甚至在現實生活中仿效。所以不只是新聞,包括綜藝節目和戲劇,也都在複製社會大眾對這些特定事件的認知和判斷。站在新聞媒體的立場,因為要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報導,所以一定會在心中有一套既定的故事想像,這是媒體操作的固定模式,但它同時也是符合社會大眾對某些特定事件的認知和判斷,所以並不單是媒體方面的問題。

那要如何破解這個盲點呢?江靜之搖頭表示:「這真的很難,只能從其他教育著手。因為我們的社會並不是只有『媒體』這個力量,還可以透過學校或其他方面來進行。」

不過,我們也不必對媒體太過悲觀,因為江靜之指的是傳統媒體,並不是所有媒體都如此。只要我們的消息來源能夠更開放、更多元,未來還是可以慢慢改革。

 

【社會焦點-品格篇】

重建品格價值 豐富美好生命

許多年輕人無法掌握自我價值,而是透過別人來肯定自己,所以當他被拒絕時,自我價值就不見了,於是身心無所是從,甚至會升起憤怒的情緒。

文/謝明媛

大畢業生張彥文情殺事件震驚社會,讓我們在感嘆「牽手容易分手難」的同時,也看到年輕人在情感管理上出了問題。國立政治大學江靜之副教授以她平日接觸大學生經驗表示,其實很多年輕人並不是因為失戀感到難過,而是不能接受自己在情感上被人拒絕。

 自我價值來自同儕

江靜之認為,這是因為他們無法掌握自我價值,而是透過別人的肯定,因此當他被人拒絕時,自我價值就不見了,於是身心無所是從,甚至會升起憤怒的情緒。「所以應該讓他們了解,自我價值的肯定並不是完全來自於外在。」江靜之說。

她進一步指出,在人生的每個階段,尤其對青少年、大學生及碩博士生而言,「同儕」的影響力是很大的,甚至超過父母和老師,所以他的自我肯定大都來自同儕,另外就是考試成績。當他被人否定時,就會覺得自己沒有價值而無法接受,如果不懂得調適,很可能就發生像張彥文這樣的憾事。

那要如何讓他自我肯定呢?江靜之堅持要從小開始教育,要讓孩子了解,每個人的能力特質都不一樣,除了分數,還有其他價值。其次要讓他了解什麼是正確的人生價值。

江靜之說她問過很多大學生,都希望自己將來可以賺大錢或當明星,「因為有了錢,大家都會聽我的」、「當了明星,大家都會關注我」,他們把自我價值都設定在物質名利的追求,沒有一個人對她說:「我想要對社會有所貢獻」。

「其實哪怕是孝順父母、做個善良的好人,都是很棒的價值,不但自己快樂,也讓更多人快樂;可是現在的年輕人幾乎都沒有這種想法。」江靜之感嘆地說。

其實,只要能夠自我肯定,當戀人提出分手時,即使難過,也不會因此否定自己,因為這只不過是漫漫人生中的其中一個失敗而已,並不代表自己不好。

 尊重生命 良心做人

隨著科技發達,社會愈來愈進步,但也讓孩子從小生活在虛擬的網路世界,養成凡事以自我為中心的觀念。得榮基金會董事長劉天元指出,這樣的成長環境,讓孩子對週遭的一切失去感受力,當然也沒有同理心。他說曾看過一則新聞,某位博士生因為讀書疲累,想要紓壓,竟用塑膠袋把貓包起來,用火去燒牠。劉天元說,這就是沒有同理心和愛心的一個例子。

「現在的孩子有很多觸感沒有被啟發,完全閉鎖在自己的慾望裡,而這些慾望都是虛擬的,包括對人的愛恨;也不了解別人的感受。」劉天元建議,一定要重新提倡生命教育,而第一步就是欣賞生命、珍惜生命及尊重生命。至於該怎麼做,劉天元和江靜之的看法一致,都認為要從小教育。劉天元以他在學校教孩子種菜為例,他讓這些小學生一手包辦所有的澆水、除蟲、防颱等工作,等到收成時,他問孩子要賣多少錢,他們天真地回答:「一棵1,000元!因為種得好辛苦!」從這個過程中,孩子不但體驗了生命價值,也學會珍惜和同理心,如此一來,他就不會傷害自己,也不會傷害別人。

為什麼品格的養成要從小開始?劉天元說,有位少年觀護所的老師告訴他,他曾成功輔導一個問題少年重新向善,少年為了報答他,竟去偷一輛名車給他!原來這個少年來自問題家庭,他的整個成長過程都是扭曲的,所以心中沒有任何標準和價值觀,更不知道做人做事要憑良心。「當然我們會繼續追蹤輔導他,但這要花多少時間和精力呢?可見品格教育一定要從小開始。」劉天元如此呼籲。

家庭教育是人格養成之基

擁有台大學歷的張彥文雖是人生勝利組,但情關難過,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。

千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潘莉華表示,追求高學歷是每位學子的目標,但IQ重要,EQ更重要,否則遇事很容易衝動,甚至會傷害別人。因此她一直力推品格教育,多年不懈。

本身是幼教專業的潘莉華,非常重視幼兒時期的品格教育,因為這是形成人格的重要階段。可是要如何教育這麼小的孩子呢?潘莉華說,講故事是最好的方法,透過一些忠孝節義或二十四孝的故事,可讓孩子在不知不覺中建立正確的價值觀。「品格是以人性為標準,所以最重要的就是培養人性『真善美』的情操。而這一切都是從小時候開始奠基,所以家庭教育對孩子的人格養成是非常重要的。」潘莉華說。

 

出處:"禪天下"雜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