瀏覽人數:00159774
(4) 食安第一課:了解什麼是好食

食安第一課:了解什麼是好食 作者:徐重仁(2015/04/14)

 

台灣人覺得食品安全很重要,會去抗議、抵制,但這並不表示我們就真的了解什麼是安全的食品、該如何選擇、怎樣是一家負責任的企業。

談到食品安全,可以從三個面向著手。

第一個面向是製造商。製造商本身要重視食品安全。因為不論做再怎樣嚴格的檢核,那都是事後的事情。

最重要的是,做食品的企業,因為做的是要提供給社會大眾的食品,一定要有良心,不能為了利潤而黑心,那是不對的。

第二個面向,則是政府。政府雖訂了很多的法規、條例,就像企業訂了許多SOP。但如果有規範、有SOP,卻沒有徹底執行,還是空的。就像規定要戴安全帽、要繫安全帶,卻不檢查,那規定就等於虛設。

第三個面向,就是消費者。消費者為了自己,要去深入了解、學習:怎樣是安全的食品、怎樣選擇、怎樣是負責任的企業,不能當盲目的消費者。

消費者:用心做功課

現在,消費者會去抗議、抵制,但這並不表示他擁有這方面的知識。

有的人比較認真,會去研究、搜尋、找資料,但這樣子的人比較少。大部份台灣民眾不太了解,譬如什麼是好醬油?怎樣是好的橄欖油?你吃進的是怎樣的食物?但這些其實是最基本的認知。

台灣人覺得食品安全很重要,卻不會很認真去了解、學習。

原因可能是我們太忙了,忙著應酬、忙著跟朋友在一起,交際太多。很多人常說,現在的人不看書了,但我覺得,其實現在的台灣人不是不看書,而是花太多時間在看電影、手機等事情,以至於被分心掉了,做事不夠用心。

 

當然全世界都是如此,但台灣似乎特別嚴重。雖然趨勢如此,但外國人還是會花時間去看書、找資料研究。

這就像讀完大學的畢業生,應該要懂得很多,但也有人畢業後什麼都沒學到,因為都在玩,這就是有沒有用心學習。

要學習並不困難。除了媒體之外,網路上也有滿多資訊。很多如第三部門的機構,如食品安全守護聯盟會去談「怎樣吃才健康」,或是「如何選擇安全的食品」等。如果消費者不去看,當然沒有印象。

所以消費者不能把責任都推給其他人。自己的身體自己照顧,而不是什麼都是別人造成的。

要看書、要做功課,而不是依賴廠商告訴你的資訊。要會選擇,不能當盲目的消費者。

媒體也可以教育消費者。

我花很多時間吸收國外媒體資訊,所以有一個深深的感受:國外的媒體會教育民眾食品安全、個人身體健康、怎麼保健等。

但現在台灣媒體報導很多社會新聞。我常想,這些新聞,應該轉換成教導消費者怎樣吃好的麵包、怎樣吃好的豆腐等內容。

媒體:介紹食品知識

如果消費者看食品知識相關節目的頻率,像現在看社會新聞那樣頻繁的話,消費者就會更容易了解食品的知識。

當然,台灣也有少部份在做這類教育的節目,但通常做得不太容易了解。否則就是請來名嘴一直談,內容有時候缺乏證據,有時候又只專注在事件本身,或是拗到別的地方去。這樣的話,看完節目,觀眾對食品安全的概念、怎麼選擇,還是一頭霧水,沒有知識。

日本則會用簡單、有趣的方式介紹相關知識。他們不會從專業的角度去講事情,而是將觀眾都設定為完全不懂,用很多模型、很多比喻,甚至是圖片、影像、案例,讓外行人也容易了解。

例如,他們可能會在綜藝節目裡舉辦猜謎,由三個人來輪流回答「什麼是添加物?」然後公布對的答案。

除了食品知識,消費者也可以對「什麼是較進步的企業」,有正確的認識。

企業:不是愈賺愈好

例如,不是愈大、或是做愈多、賺愈多錢的企業,就一定是愈進步的企業。

日本愛知縣就有一家叫作Sanyone(てケウま)的地方超市。它只有五家店,但一日卻可以有四千名來客。

這家超市標榜的是,用更便宜的價格販售美味、新鮮、安全的食品。例如,低農藥的萵苣,或是只加鹽和胡椒的煙燻鮭魚。其目標是,發展非「big」(大),而是「good」(好)的事業。

為了做到這一點,Sanyone社長三浦和雄花了很多時間做源頭管理,開發理念相同的契約生產者。目前,全日本已有三九八個合作農夫或農場。

舉例來說,為了做出優質安心的南瓜可麗餅,這家超市和北海道的合作農夫共同研究,栽種出無農藥的南瓜。或是找到為了確保炸可樂餅使用的麵包粉中沒有膨鬆劑等添加物,而自己做麵包的食品工廠等。

我們常明白道理,卻不徹底;或是覺得我們都懂、沒問題,但事實上是半吊子,其實不懂。

我們要學習的是,了解與做事都要徹底、用心,食品安全的根本,從這裡出發。

引用自《天下雜誌》第570期